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撞见偷情的老师和学生
撞见偷情的老师和学生
 我在学校有个外号儿,他们背地里叫我「冷美人」虽然年纪大点,但由于没有家庭拖累我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身材,模样又俊俏,绝对不输那些年轻女教师,再加上我工作认真屡获校领导表扬,因此即便是那些二十出头儿的年轻男老师们也对我有兴趣,无论已婚或是未婚的,偶尔也会对我进行撩拨,但都被我严词拒绝,两次感情伤害让我不敢再有其他想法,所以「冷美人」这个外号也算恰如其分。

  初夏,早晨。我从睡梦中醒来,洗洗脸吃了个早餐,今天是周末,只有下午一节课需要我去,一般来讲我不会上午到校,但今儿不同,昨天我的电脑出了问题,约好网管小陈上午帮忙给看一下。

  收拾一下房间,我对着镜子穿衣服,镜子里折射出一个四十五岁的女人,一米六的标准个头儿,鸭蛋脸,弯眉大眼,笔直的鼻子,乖巧的小嘴儿,皮肤细腻光滑,前胸挂着两个沉甸甸的大奶子,小蛮腰,大腿结实小腿圆润,一双玉足浑然天成。上身穿着淡粉色短袖薄毛衣,外面是宝蓝色教师服,下身是宝蓝色过膝直筒裙,肉色高弹连裤袜,黑色尖头高跟鞋。我捋了捋如瀑布般乌黑长发拿上黑色的挎包从家出发。

  我住在东新区建国大道的轻纺楼,到学校只需骑车20分钟。虽然现在经济发达了,私家车已经成为平常,但在新海,能拥有私家车的只是极少数,大部分人出行的交通工具还是自行车或公交。从三楼下来,我从车棚推出那辆红色老二零女士自行车跨了上去。

  8点刚过我便进了校门,门卫室李大爷探头笑眯眯的冲我说:「丁老师,今儿早啊?」

  李大爷算是学校的老人了,听说和校长李红军是八杆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五十出头,早年当兵,退伍后在新海机械设备厂当维修工,前几年老伴儿没了,他又没儿没女,学校为了照顾他扩建了门卫室,他吃住都在学校。

  我报以微笑回应:「啊,今儿早点儿。」说完,骑车进校。教学楼后身就是车棚,我放好车从后门进入。教学楼共六层,老师们的办公室集中在三楼,楼道里很安静,今天只有半脱产的两个学习班上课。

  推开门我走进办公室,面积不大,地上铺着木质地板,有些已经开裂发翘,墙皮虽然年年粉刷但质量不怎么样,刚用半年就泛黄了,办公室里有六套带隔断的办公区,隔断很高,所以每个老师的座位都自成一体,平时说话如果不站起来就看不见对方,更多时候我们老师之间的交流只闻声不见人。

  我的座位靠近窗户,窗外是校操场,再外面是新安路,如果远眺可以看见新安港,风和日丽的时候打开窗户就能感受到阵阵海风拂面。我刚坐下手机就响了,我忙从挎包里掏出那部老式的国产手机一看是网管小陈的号码。

  「喂?小陈?到校了吗?」我问。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丁姐,不好意思,我今儿有点儿事儿可能来不了了,星期一我保证先解决您的问题。」我略感失望,想了想,只好说:「那好,你先忙,礼拜一别忘了?」小陈答应一声挂了电话。

  电脑坏了,小陈又来不了,这么早到校我干什么?我发了会儿呆,只好拿出下午的课件再看看。翻了两篇,觉得都很熟悉。我忽然想:既然小陈来不了,要不我自己鼓捣鼓捣或许能修好?

  想到这儿,我弯腰按下电脑启动,等了一会儿没任何反应,昨天屏幕还能亮,今儿连屏幕都是黑的。低头一看,办公桌底下的接线板似乎松动了,我只好推开座椅钻到桌子底下去摆弄插座……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隐约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紧接着有人推门而进,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嬉笑着说:「赵帅!你小子咋就跟个没掐奶的孩子似的?操你妈的!昨儿要,今儿又要?就你给我那几盒化妆品值吗?……」这个声音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正是一直坐在我对面的黄文静老师!只是我听得十分纳闷儿,小黄一向文明礼貌,平日都是普通话,别说脏字儿,就是语气都很温柔,今儿这是唱的哪出?张嘴骂街?!而且还骂得那么顺口儿?我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愣住了。

  此时又听另外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说:「哎呦黄老师!文静奶奶!那可是从国外给您带来的!美金就好几百呢!好姑奶奶您就成全我这回吧!嘿嘿!……」这个声音我更熟悉,半脱产职业二班的赵帅,二十多岁,家境不错,人如其名,不仅长得帅而且还讲排场,只不过高考连续两次失利,最后花钱上的我们学校。听说他父母都是商人,国外也有亲戚。我一想今儿上午还真有黄老师的课,可听他俩这对话的意思,莫非……

  就在这时,黄文静在我对面坐下。我和她的办公区对着,原先隔断下部有两块拼接起来的隔板,前些日子小陈拉网线,左边的隔板被卸下放在一边,因此我抬头正好看见黄老师的下半身,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吓我一跳!只见她下身穿着一条和我一样的宝蓝色直筒裙,腿上是亮灰色连裤袜,不过比起我的更薄,透过她两腿间的缝隙我猛然发现她竟然没穿裤衩儿!!

  黑耸耸的屄毛儿清晰可见!大小屄唇向外翻开甚至能看到粉嫩的屄道!我惊得嘴都合不上了!在她旁边露出两条穿着泛白色牛仔裤的腿,别问,肯定是赵帅。

  我停下所有动作静止下来,心里跳成一个儿。只听黄文静笑:「操你妈的!

  你以为我不懂行情啊?虽说是外国货,那你也不能送一次就想管一辈子不是?这次就算了,以后如果有好东西可想着我点儿!」赵帅忙应:「您放心!我哪儿敢不想着您!好姐姐!亲姑姑!您……」说着话赵帅手上就开始解皮带,我瞪大眼睛看着,心想:他俩想干啥?这是要干啥?!

  忽听黄文静说:「你干啥!疯啦!这是办公室!万一来人咋办?」赵帅急切的声音响起:「大周末的谁来?待会儿才上课了!您得救我命啊!」说话间他两手往下一退『扑棱』好大一根儿黑呦呦的大黑鸡巴高高翘起!看到这儿,我心差点儿没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多少年了,我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过男人高挺的大黑鸡巴!这鸡巴又粗又长,鸡巴头儿油光发亮,形如弯刀,杀气腾腾!

  只听黄文静惊叫一声:「呦……我操你……」便没了下文,我忙微微探头偷看,只瞧见两片娇滴滴的红唇正用力的吞吐鸡巴头儿,越吞越深。

  天啊!他俩……这……黄老师真浪!胆子也真大!这大白天的又是在学校的办公室里,她竟敢就这么唆了大鸡巴!

  看到此,我突然两腿一紧、屄……湿了……

  办公室里出奇的宁静,我虽然极度紧张,但没发出丝毫响声,眼睛向上翻看,耳朵里听到「吸嗦、吸嗦」的声音,一丝丝透明的香唾顺着鸡巴头儿流到鸡巴茎上,这情形,我做梦都没梦到过。黄文静边唆了鸡巴边轻轻分开双腿,一只白嫩的小手儿探入裤裆,我眼瞧着从她那隔着丝袜的屄里慢慢挤出一股子透明淫水儿!

  哎呦!我不自觉的咽了口香唾,不要说她的屄湿了,就是我的屄也泛滥了,我甚至能感觉到下身黏糊糊的,屄水儿早就透过了裤衩儿!

  这时赵帅动作起来,他拔出鸡巴一弯腰将黄文静两条丝袜大腿用手担起来,黄文静也很自觉的把连裤袜脱掉一半,那湿漉漉的淫屄更加清晰呈现在我面前。摆好姿势,赵帅慢慢送入,我看得清楚,那大鸡巴头儿就和着淫水儿几乎是滑进去的!「嗯!哼!」黄文静扭捏的轻哼出声儿。赵帅动作逐渐加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俩的交合处,心想:这大黑鸡巴可真够给力!往里一送,一插到底,往外一拔带出淫水儿……往上看,赵帅的屁股白嫩结实,动作之间隐约可看到棕褐色的屁眼儿!天啊!这可是男人的屁眼儿!

  我也是多年未见了!

  我这儿正浮想联翩,那边已然到了紧要关头,在黄文静不停的扭动催促下,赵帅加快抽操速度,转椅都被他压得「嘎吱吱」的响。突然他猛的闷哼一声:

  「操你妈的!……哦!」

  再看,大鸡巴狠狠插到根儿两个黑色的蛋子儿一缩一放的正往屄里射精子!

  「哦!」我由衷的从心底里发出一丝赞叹!几乎眩晕了!从小到大连色情片都没看过的我何时有这么近距离观察男女操屄的机会?我呆呆看着,几乎忘记了一切……

  许久,只听黄文静轻声说:「别动!我拿点儿纸。」瞬间,一只小手拿着一张面巾纸出现,黄文静又说:「你慢慢拔出来,慢点儿!」赵帅答应着,慢慢退出鸡巴,刹那间,从屄口流出一股浓黄色的精子,黄文静忙用面巾纸接着,就这么一股子一股子的往外流,整个面巾纸都是。赵帅提好裤子笑:「姐姐!真爽!

  你那屄够紧的!」

  黄文静边擦边回:「这快餐就是不如慢慢来,我这劲儿刚上来,你看,屄还湿呢!」

  赵帅忙说:「要不咱下午下课后?……」

  黄文静打断他:「今儿就算了,下午我还有事儿,这样,明儿下课后咱们还去后面的杂物室玩儿会儿,对了,你把周俊叫上……」我听到这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周俊!那个二十多岁年轻漂亮小伙儿?!

  他难道也跟黄文静有一腿?!这么个老实孩子!难道?!……我突然又想到:

  杂物室?莫非他俩说的是教学楼后面仓库的杂物室?据我所知那地方倒是很清静,明天又是星期天……我正想着,突然!黄文静那只白嫩的小手儿一甩!我眼前白光一闪忙下意识的躲避……

  这可真应了那句话:无巧不成书!我不躲还好,这一躲反而是迎了上去!

  「啪」一声细微脆响,那沾满了浓浓精子和屄液的面巾纸迎面正贴在我脑门儿上!

  顿时一股精子顺着往下流直接流进我嘴里!我只觉嘴里有什么东西,忙用香舌一卷一品!天啊!那股子腥臊味儿几乎把我熏晕,没错!我品到了久违多年的精子!

  还是热乎乎的刚从屄里流出来的!咸腥冲脑!即便如此,我依旧一动都不动任由精子往嘴里流。

  这时,黄文静也提好了连裤袜,她似乎看看表说:「咱俩先去吃饭,下午你还有课。」说完,他俩有说有笑的出去了。

  我又呆愣了几分钟,仔细听他俩的脚步渐远,确认没人了这才长长出了口气慢慢从桌子底下爬出来,一屁股坐在转椅里。伸手忙揭下贴在脸上的面巾纸用手捧着细看,只见上面黏糊糊好大一坨浓精,黄澄澄散发着腥臊。咬了咬嘴唇,我低头凑近闻了闻,吐出香舌用力舔了一口将那残留的精子尽数卷入嘴里细细品味,良久,才「咕噜」一声咽下肚儿。我这是怎么了?!这么脏的东西我竟然用嘴舔?!想到这儿急忙就要扔掉,突然我又想起刚才的情形,黄老师是不知道挡板已经拆除了所以直接扔在我脸上,下午她看见我,必定会想起,肯定要收拾,如果发现隔板已经拆除会不会起疑?

  想到这儿我忙再次钻入桌底将隔板仔细对接好,然后又迅速跑到对面座位上学着她的样子把手里的面巾纸一甩「啪」的一声正好贴在了隔板上。待收拾好一切才松了口气重新坐下。

  好半天我都没缓过神儿来,脑子里一片混乱,刚才的种种情形像过电影一样反复出现,睁眼闭眼都是那大黑鸡巴,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