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批改作业的休闲午后
批改作业的休闲午后
 中午,我坐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敲门声起,却是记芬推门进来,一下子扑到我怀了,向我索吻,变吻我边把我的裤子解开,我不禁哑然失笑,这小妮子作风就是这么大胆。

  我坐在靠椅上,记芬蹲在我办公桌下面给我口交,我伸手探入她校服里揉搓她那与年龄不符的豪乳,她把肉棒吃的油光润滑,不时发出「吸溜」的声音,我笑道:「好记芬,想我想的紧啦,记仪呢,怎么没来?」记芬吐出肉棒,道:「上次在我家里不是说要补偿我吗?怎么,你想赖账?

  姐姐是个死脑筋,明明像我一样想你想的要命,却不敢来找你。」我拉她起来,伸手一摸,底下湿淋淋的,这小丫头居然没穿内裤,看着我手指上那透明的粘液,记芬伸舌头把它们舔了个干净,道:「人家想你想的小穴一直不停的流水,还忍不住在厕所手淫,内裤都被淫水打湿了。」我狠抓了她乳房一把,道:「小骚蹄子,看我今天不肏死你。」「来呀,狠狠的肏我吧,小穴痒死了。」小妮子边说边把校裙推到腰间,露出雪白的美臀和那未发育完全的蜜穴,同时用骚媚的眼神看着我。

  我抱起她,正准备已「观音坐莲」的姿势干她,外面传来「洛老师」的叫声,记芬的脸刹的变白,从我腿上退回桌子下面,小声道:「我吗来了。」我也赶忙要把裤子提上,田灵已推门进来。

  她今天一袭黑色长裙,上面配一白色小坎肩,典雅而朴素,看在眼里,却分外动人,我作势要起身,她赶忙示意不用,我也就顺势坐下,因为裤子还没有提上,我又把椅子向桌子挪了挪,勃起的肉棒碰上了记芬的俏脸。

  田灵坐在我桌子右侧的沙发上,解释说她今天过来看记仪姐妹俩,顺道看见教学楼内办公室上挂有我的名字,就顺道来看看我。不知怎的,总觉的她说话有些口不应心。忙客套了两句道:「见了记仪和记芬了吗?」她俏脸一红,道:「见过了,我就是顺道见见洛老师,问问她俩的学习情况。」我心想果然对我有意思,忙道:「不要这么客气,叫我浩民就可以了,记仪和记芬在学校表现挺好的,特别是记仪,这次还是班级第一名呢,记芬就是稍微调皮了点。我可以叫你灵姐吗?田灵的脸更红了,道:「我都是俩个孩子的母亲了,你这么年轻,如何敢当呢?」

  我道:「灵姐一点也不老,这皮肤、脸蛋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你也就二十出头,说实话,我都想追灵姐呢。」

  田灵笑了起来,嗔道:「浩民你好油嘴滑舌,被你骗到手的女孩子肯定不少吧。」

  我装作色迷迷的盯着田灵的胸部道:「她们怎么比的上灵姐的这成熟风韵,嗯」却是桌下面的记芬开始吞吐起我的肉棒来,还好我极力忍耐,没让田灵发现什么异样。

  田灵眼了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她很快快镇定下来,我们又聊了一会,田灵就告辞了,临走时留下来她的电话和办公地址。

  田灵一走,我马上起身将办公室门反锁,转身回来时,记芬已将下面的校裙脱了下来,上衣也卷了上去,露出那诱人的乳房,她坐在我的靠椅上,双腿叉开,正对着我露出红艳艳的蜜穴,娇声道:「老师,快来,小穴痒死了,快把大鸡巴插进来。」

  我边走边褪下长裤,将完全硬挺的肉棒尽根插入记芬的蜜穴里,这小丫头一点都不像和她同龄的女孩子,她们还未发育成熟,阴道一般短浅,大部分只能容纳我大肉棒的三分之二,记芬则基本全部纳入,同时里面湿热、紧窄,箍的肉棒舒爽无比。

  我开始抽动,同时俯下身去,舔弄记芬的小乳头,记芬也很快浪叫起来:

  「……啊……还是老师的大鸡巴肏的爽……把小穴塞的满满的……老师……我想死你了……」

  我用手揪着她的小樱桃,道:「小芬这几天在家有没有边想我边手淫啊,不过你的小穴很棒呢,夹的老师的肉棒很舒服。」记芬道:「有啊,人家天天想着老师手淫,还天天和姐姐磨镜,互舔小穴,但怎么也不上老师你的大鸡巴……啊……我要丢了……老师你肏死我了……」我用龟头紧紧抵住她的花心,待她丢完,伸手把她抱了起来,屁股悬在肉棒之上,边走边肏弄起来,这种姿势每次进的更深,记芬被我肏弄的浪叫不止,随着我的足迹,路面淅淅沥沥的洒了一地的淫水。

  记芬虽然活泼骚浪,但毕竟是个孩子,很快就败下阵来,我又以小狗式肏的她再丢一次,最后用她的豪乳夹着,才把一管浓精射到了她脸上,还有嘴里。

  歇息了一会,记芬道:「老师,我求你个事好不好?」我道:「说吧,我答应你。不过不会是让我多肏你几次吧?」记芬眼里闪过一丝感动之色,嗔道:「才不是呢,你个大色狼。」我见他这时羞态毕露,可爱的不可方物,忙把她抱在腿上亲吻起来。

  记芬道:「我想让你把我母亲弄上床。」看到我嘴巴张开的可以装下一个鸭蛋,她「噗嗤」一笑,又正色道:「我和姐姐商量过了,妈妈她青春少艾,没有男人的呵护怎么行,虽然这样便宜了你,我们一家母女三个都被你吃了,但老师你人很好,总比妈妈被外面的人骗走的好。」

  我道:「异想天开,你让我上我就能上吗?你妈我可未必搞的定。」记芬道:「别担心啦,自从妈妈见到你,就对你一见倾心了,要不然她今天怎么会主动跑过来看你,还借口说顺路,她压根就不是来找我和姐姐的。」我点点头道:「那好吧,我尽力而为。」,低下头在记芬耳边道:「小芬,你猜我现在想什么呢?」

  记芬看着我那不住抬头的肉棒,娇羞道:「你这个大色狼,想什么还用猜吗?

  肯定是在想搞上我妈妈后和我们母女三个大被同眠,让我们三人趴在床上翘起屁股等你轮流肏干,对不对?」

  我中指和拇指一打,道:「答对了」,同时扶起她的纤腰,对准底下勃起的肉棒向下按去,记芬忙按住我的肩膀。可怜兮兮的道:「老师,我真的不行了,小穴都肿了,再被你弄的话下午的课就没法上了。」我亲了她额头一下,道:「老师吓你呢,怎么舍得把你的小穴弄坏呢,好啦,快回去吧。」

  送走了记芬,浴室那晚田灵雪白的胴体又浮现在我眼前,想起她柔媚的神情,下面的肉棒跳了两下,忙停止幻想。安心的批改作业。

  【完】